石家庄特大黑社会组织“振头帮”的毁灭之路

发布日期:2021-07-09 05:33   来源:未知   

  在河北省石家庄市西南市郊有一个名叫振头的镇,石家庄市高新产业开发区西区和华北平原最大的蔬菜批发市场(1999年搬迁)就位居于此。因此,这里的土地寸土寸金,这里的商贸日益发达。然而,就是在这块产生繁荣也产生富足的土地上,滋生并养肥了一伙以赵氏兄弟为首的由20多名骨干成员、30多名松散型成员组成的特大黑恶势力团伙,号称“振头帮”。长期以来,“振头帮”盘踞一方,横行一地,无恶不作。近日,桥西公安分局在石家庄市新的行政区划确定以后,经过缜密侦查,在掌握了“振头帮”大量犯罪证据的基础上,重拳出击,一举捣毁了“振头帮”。

  曾因流氓伤害罪和持械斗殴被分别判刑八年和劳教一年的“振头帮”头号人物赵建林(男,42岁,振头二街人),是一个在振头方圆十几里出了名的恶霸,其长相一如他的历史写满了罪恶与凶残:满脸横肉,眼露凶光,举手投足一派霸气,说话办事动辄就打,浑身充满杀气。因其心狠手辣、凶残暴戾如电影《智取威虎山》土匪头目“座山雕”而得此绰号并出名,又因其视财如命而且只进不出,又得外号“赵财迷”。

  赵建林在黑白两道有两个头衔,一个是黑社会称之为的“振头帮”帮主(“报头帮”成员称之为老大),另一个是石家庄市火炬大厦桑拿浴总经理。作为帮主,赵建林不仅有一帮亡命之徒甘心为之效劳,而且还有三把让黑道闻之丧胆的“铁家伙”:一把是双管猎枪,一把是五连发猎枪,一把是;作为总经理,赵建林不仅有殷实的经济实力为他和同伙吃喝玩乐、行凶作恶提供足够的经济保障,而且财大气粗,养着三个老婆。大老婆离婚没离家,为赵抚养儿女,看管家门,甚至私藏,是赵家忠实的大管家;二老婆风骚妖艳,曾是赵长期霸占姘靠的情妇,直到大龄改嫁;三老婆,现在的妻子,当地人,有工作,大学文化,20岁刚出头,赵把年轻貌美的小老婆当做是势力的象征,人前马上的骄傲,不惜重金为小老婆开饭店、买小车,还为其大舅哥开了一家汽车配件门市部。于是,赵建林在黑白两道骄横跋扈,呼风唤雨,每天或花天酒地或打打杀杀,一进一出车接车送,前呼后拥,颐指气使,好不威风。

  其实“振头帮”未形成气候之前,帮主赵建林不过是个街痞巷霸,是赵建林与其他黑帮单枪匹马进行的一次较量,奠定了其黑老大的地位。

  1993年年初,赵氏二兄弟在振头附近开了一个钓鱼场,开业初期,为吸引顾客,垂钓一律让利打折,原本就是本大利小的买卖,这期间偏偏有一个钓鱼高手,每天都能从赵家鱼塘活生生钓走半袋几十斤重大小不等的鱼,令赵建林心疼不已。亏本买卖,“赵财迷”自然不干,因此,便对此人生出敌意,直至大打出手。谁知此人竟是黑道上的人物,不仅钓鱼是高手,打架也是高手。于是,一场刀光血影的较量就在所难免。

  那是一个盛夏的中午,鱼场只有赵建林一人守着。钓鱼高手带了十几名弟兄,背插尖刀,腰揣猎枪,乘坐两辆面包车,气势汹汹地来到赵家渔场。赵一看对方来人,二话没说,一头钻进为看护鱼塘而临时搭建的小棚子内,从一堆乱糟糟的被子下面,抽出一支子弹早已压满上膛的五连发猎枪,脱掉上衣,光着上身,提着猎枪,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冲着对方数十把明晃晃一字排开的大砍刀和几支黑洞洞的枪口,杀气腾腾地往那里一站,大喊一声:“有种的就都给我过来。”对方见赵建林孤身一人竟敢闯刀山堵枪眼,完全被其气势所震慑,不战自退。

  至此,赵建林在黑道上声名大振,有黑道人马和地痞流氓主动投奔其麾下为之效劳。后来,赵建林为进一步扩大势力,又网罗并豢养了几名亡命之徒为主要骨干,形成了个庞大的有组织的黑恶势力团伙,黑道称之为“振头帮”,赵建林便顺其自然地成为帮主。

  “振头帮”初具规模时,赵建林及其手下也是一群穷光蛋,靠敲诈勒索搞点小钱混日子,但自从赵建林以黑道的手段强行当上石家庄市火炬大厦桑拿浴总经理后,“振头帮”的光景就日益风光起来。

  1994年年底,在石家庄开发区耗资上亿元筹建的集餐饮、住宿、桑拿、娱乐于一身,当时在市区最为豪华的涉外宾馆——火炬大厦正式落成开业。赵建林对这块靠近家门口的肥肉垂涎已久,决定分享一口。为介入火炬大厦,他以没活干挣口饭吃为由,命令手下抬了两张破烂不堪的台球案子,放在一楼大厅正中央,每天召集一帮无业闲散人员,24小时在此不间断地进行台球比赛,搞得大厦乌烟瘴气,难以正常营业。时任火炬大厦的老板李某素闻赵建林黑道大名,不敢轻举妄动,便在石家庄市最豪华的一家大酒店,以共商大厦经营大计为名宴请赵建林等人。最终,李老板以让赵建林担任火炬大厦桑拿浴副经理月薪1500元的代价,才说服赵搬走台球案子。不料引狼人室,赵建林走马上任还不到一个月,便把桑拿浴其他一正两副三个经理轰走,自己堂而皇之地当上了桑拿浴的总经理。

  至此,火炬大厦桑拿浴便成为赵建林的“私有场所”而为所欲为,并打着洗头、足疗、按摩等幌子大搞,生意异常火爆,财源滚滚而进。其“振头帮”成员平时聚集于此,火炬大厦实际成了“振头帮”的大本营。

  赵建林精心栽培的十几名骨干成员,大多是刑满释放分子,个个都是凶狠至极、残忍无比的亡命之徒。翻开“振头帮”的发迹史,桩桩案件充满血腥,累累罪行写满凶残。

  1993年夏天一个炎热的中午,“振头帮”二号人物赵建波(赵建林的弟弟,男,34岁,振头二街人,1983年因流氓伤害罪、盗窃罪被判刑七年,1989年因盗窃罪判刑2年),在自己开的一家饭店,因故辱骂一名吃饭的客人,对方不服,偷偷跑回去叫人。赵发现后,让其妻从家里送来一把自制的左轮手枪,又呼来渠书军(男,32岁,河北隆尧人,绰号“旋”,在逃)等两名同伙,各持一把砍刀,在饭店门口守候。过了一会儿,对方约六七个人手持器械乘坐两辆出租车杀回饭店,未等车停稳,赵建波便持枪几步冲到出租车旁,用枪托砸碎车窗玻璃,举枪伸进窗口,枪管顶进那人嘴里,恶狠狠地骂道:“你敢跟我作对,你死定了。”说罢,猛扣扳机,因慌忙中子弹没压好卡膛,赵连扣几次扳机,枪都没响。对方一看碰到一些“玩命”的主儿,吓得纷纷跳下车,四下逃命。赵仍不罢休,追上去抓住一人,夺过对方手里拿着的一把砍刀,劈头就是两刀,对方当场血流满面,抱头倒地。接着,渠书军等二人赶上去,又在该人身上连砍数刀。事后,因对方惧怕“振头帮”报复,虽一人身负重伤,但未敢报警。

  凡亲眼目睹过“振头帮”打人的群众,无不为其残忍血腥的场面而惊恐万分。今年5月份,一名经常带人到市区某大酒店白吃、白喝、白玩的名叫郑兰刚的“振头帮”骨干成员,带着两名客人在该酒店洗澡按摩后,因客人先出来到总台结了账,郑后出来便逼着让总台退钱,总台服务员与保安以账单已输入微机无法退钱为由争辩了几句。郑大怒,回去带来几名打手,冲进酒店,用手揪住一名保安的头发一顿暴打,边打边喊:“敢跟老子顶嘴,打死你。”从总台一直打到门厅,直打得这名保安血流满面。这时,郑见酒店经理出来劝解,索性又抄起旁边一灭火器,冲着这名保安劈头就砸了下去,“哗”的一声,保安闪身躲过这致命一击,灭火器砸在保安身后门厅玻璃上,把厚厚的一块玻璃砸了个粉碎。经理见要打出人命,忙赔不是。最后,经理请郑等人吃了几顿饭,才把事情平息。“如果不是保安躲得快,那一砸非要命不可,太可怕了!”虽事隔多年,当时在场的几名服务生忆及往事仍心有余悸。

  打人必见血,刀砍必致残,枪杀必毙命,是“振头帮”不成文的帮规。“振头帮”一名叫樊宇彤(绰号“二旦”,男,31岁,石市东良厢人)的骨干成员,1983年、1992年分别因扒窃被劳教一年和一年零六个月,是个几天不打人手就痒痒的恶棍,伤人无数。1999年11月份,樊带着几名同伙为一小姐偷包的事与另一黑帮团伙发生争执,樊等人当场就把对方打跑,并用刀砍伤一人。事后,对方黑帮头目吴某放出话说:他的人不能白砍,想私了,就出一笔钱,不出钱就要命。结果,在一天晚上,还未等对方动手,樊宇彤带了六名同伙持械在一家饭店将正在吃饭的吴某等三人堵住,二话没说,上去挥刀就砍,直砍得对方浑身是血,连连求饶才放手。造成两人轻伤,一人重伤。因双方都是黑道上的人,受害者没有报案。

  “振头帮”另一核心人物陈立志(男,32岁,振头三街人,1985年因奸淫幼女被少管两年),是赵建林手下最得力的干将,其残忍与霸道比赵氏二兄弟有过之而无不及。一次,陈一时冲动,睡了赵建波年轻漂亮的情妇,赵得知后大怒,发话要废了陈立志,陈立志知道赵说到做到,认为赵为了一个臭娘们就与他翻脸,不够弟兄,11303管家婆开奖彩涂,决定先行一步杀死赵建波。帮主赵建林闻讯后,及时出面调和,才把事情平息。

  竟敢奸污“黑老二”的情妇,可见陈立志胆大包天,绝对是一个“玩命”的主儿。一次,一名叫吴凤聚的个体老板,给人拉货,只因多索要5元租车费,对方争辩了几句,吴便请来陈立志等人为他出气。结果,陈带人赶到现场,二话没说,当场用砍刀将对方砍倒在地,受害人胳膊、腰、腿共有十余处刀伤,右腿被砍成重伤,走路一瘸一拐,落下终身残疾,腰部伤口每逢阴雨天就隐隐作痛。因干不了重活,原来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只好在马路边干起了修自行车的活。

  “振头帮”20多名骨干成员,不管是受雇于人,还是泄私愤,无论是敲诈勒索,还是讨债要债,凡事“打”字当头,刀枪开路,以敢打能打而逐渐发迹,以敢拼敢杀而势力大增。有多少人被惨遭毒打,有多少人致伤致残。受害者往往为了息事宁人,保全性命,事发不敢报案,案发后不敢揭发。直到现在,办案刑警在调查取证过程中,多数受害者“谈虎色变”,因惧怕“振头帮”日后报复,不敢举证揭发。

  随着“振头帮”势力的日益强大,帮主赵建林已不满足在振头这块方寸之地称王称霸,决定打出去,削弱和吞没其他黑帮,以扩大自己的势力和影响,树立并稳固自己在黑道上的霸主地位。

  “一山难容二虎”。与“振头帮”势均力敌敢于较劲的另一个以王某(男,石市人,在逃)为首的特大黑恶势力团伙,是黑道上的“老字辈”。因不服日益壮大的“振头帮”,常常为抢占地盘、霸占市场而发生冲突。“两虎相争,必有一伤”,深谙此道的赵建林决定先行一步“废”了王某,杀一杀王的锐气,征服王某一伙。于是,一场又一场刀光血影的生死较量在两大黑帮之间惊心动魄地展开。

  2000年6月份的一天晚上,同在桥西蔬菜批发市场做生意的王某一伙,与“振头帮”因控制货源而日积月累产生的矛盾突然激化,王某纠集60多人持枪械准备与“振头帮”决一死战。“振头帮”在赵建林的密谋策划下,决定“上人”(黑道用语,增加人员的意思),并与蔬菜批发市场另一恶势力团伙结成同盟,在干将陈立志一线余人,荷枪实弹,准备迎战。就在双方剑拔弩张、千钧一发之际,“110”闻讯及时赶到,冲天鸣枪示警,将持械对峙的两帮人马冲散,避免了一场惊天血战。“110”当场清查出丢弃的数十把,砍刀、斧头无数。

  “先下手为强”,老谋深算的赵建林决定“做掉”王某,彻底消除王某黑帮对“振头帮”势力的不断挑战和威胁。于是,他不惜花费5万元重金,不露声色地指示手下两名主要骨干雇用了两名外地杀手,再次精心密谋、策划了一起震惊全市的枪杀大案。

  2000年11月16日晚上,在市区一家灯火辉煌的大饭店,王某在几名同伙的簇拥下,刚刚走出饭店门口,突然从饭店马路对面一隐蔽的车内冲出两个穿着雨衣的蒙面人,各持把五连发双管猎枪,冲着王某“砰、砰、砰”就是几枪,王某当即身中数弹,血流满地,身负重伤,在同伙的救护下夺路而逃。而与王某同时吃饭出来的一名无辜群众也误遭枪击,一条腿被打得血肉模糊。“110”接到报警赶到现场后,两名杀手早已趁混乱之际,于夜色中登上一辆接应的汽车疾驶而去,踪迹全无。

  公然在闹市区开枪杀人,“11·16”枪杀案件震惊警方,案件一直在侦破当中,但久攻未破。时至今日,“振头帮”成员悉数落网,才被迫交代出这起由赵建林一手策划和实施的“黑吃黑”重大枪杀血案,揭开了黑社会猖獗犯罪的血腥内幕。

  以赵氏二兄弟为首的“振头帮”,有骨干成员20余人(其中主要骨干成员十余人),松散型成员30余人,有十多条,大量的砍刀及斧头,一旦遇有情况,可随时纠集调遣50多人。他们为抢占地盘,扩充势力,以血腥野蛮的暴力械斗方式,先后九次在市区光明影院、师范街等闹市区公然持枪持械与其他黑帮团伙进行大规模流氓械斗,打出一片天地,杀出一条血路。提起“振头帮”,不仅振头方圆十几里老百姓无不悚然,就连黑道上的人也恐惧三分。

  2000年4月,以吴某为首的另一黑帮团伙,在石家庄市亚太大酒店,因故绑架了石家庄市天鸿大厦老板李某。担心吴某撕票,大厦未敢报警,便请“振头帮”帮主赵建林出面解决。赵建林见有利可图,二线多人带着家伙乘两辆面包车赶到亚太大酒店,吴某一伙见惊动了“振头帮”,帮主赵建林亲自出动,自感不敌,主动缴械投降,连忙将人放走。

  “振头帮”恶名昭著,恶行累累。其成员依仗“振头帮”势力,借助“振头帮”淫威,肆无忌惮地到处敲诈勒索,逼债索款,欺行霸市,鱼肉百姓,强取豪夺,聚敛钱财,其罪行罄竹难书。

  1994年年底,赵建林介入火炬大厦经营桑拿浴以来,一方面,他打着洗头、足疗、按摩的幌子大搞,最后公然发展到组织容留妇女卖淫,生意异常火爆,平均月收入达7万多元,所获暴利全部装入自己腰包。另一方面,他想方设法变本加厉地进行敲诈勒索。

  2000年年底,赵建林承包桑拿合同五年到期,加之大厦桑拿浴要重新改建,大厦及有关政府部门多次与赵协商桑拿移交事宜。但赵强词夺理,以自己装修桑拿花了50万元为由(实际花了不到10万元),威胁敲诈大厦补偿50万元人民币。为达到目的,赵趁大厦与有关部门领导召开大厦移交会议之际,指使手下十几名打手,于饭前进入餐厅,一人占据一桌,每人要一盘花生米一瓶啤酒,不紧不慢地吃着,致使与会领导无法进餐,会议难以正常进行。大厦无奈,只好让其继续经营桑拿,停止改建。5月份,大厦从经营大局出发,再次请赵高抬贵手,让出桑拿。赵建林经营桑拿已捞足了钱,也想换一个地方,已经威逼金融大厦达成由他经营该大厦歌舞厅和保龄球馆的协议。但在走之前,赵还想狠狠敲一下火炬大厦,坚持要大厦补偿50万元人民币,一分钱不能少。大厦伯其再次使坏,只好答应6月底前一次性筹资补偿赵50万元装修费。

  赵建林从1995年开始承包经营火炬大厦地下桑拿浴至今,把国有企业当做是自家的私有财产,不仅没有履行承包合同交纳每月5000元的租金,而且也没有缴过国家一分钱利税。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就连桑拿经营所需的水电暖费、电话费、热水费等正常耗费共计96万多元也同样分文未交。水电、电信等有关部门在多次催要无果的情况下,闻知赵是黑道上挺厉害的人物,怕遭到打击报复,索性不再过问。

  “振头帮”核心成员陈立志,在桥西蔬菜批发市场强行霸占货仓,以暴力手段垄断土豆、大葱、水果等货源,强买强卖,殴打商贩,欺行霸市,敲诈勒索,大肆聚敛钱财。同时,他还效仿赵建林的作法,在为自己筹建养狗场期间,到处打招呼或明目张胆地进行敲诈勒索,养狗场所占地皮,所需灰砖、水泥、沙石、钢筋等材料大部分是别人“贡送”的。

  “振头帮”一伙不择手段疯狂猖獗的敛财方式,屡屡得逞,极大地助长了“振头帮”一伙的淫威。他们长期在火炬大厦、金融大厦等大型高档宾馆包房白住,消费金额达10万余元,并在其包房内大肆从事聚众赌博、嫖娼、吸贩毒等违法犯罪活动,宾馆经营者敢怒不敢言;他们还到处收取保护费。1997年,有一伙地痞经常到火炬大厦白吃、白住,酒后闹事,大厦老总李某为维持正常营业,请赵建林护场,每月付保护费4500元,至李某调走,共收18000元保护费。2000年4月份,赵建林伙同陈立志在桥西蔬菜批发市场为控制货源,带人同市场经营大户李某进行争斗,李某斗不过赵建林,从4月9日,每月给赵建林1000元保护费,直到李某年底撤出市场。2000年4月,赵建波及其同伙非法经营友谊南大街电脑城夜市收取保护费,每个摊位每月强行收取四五百元保护费不等;他们还采取暴力威胁和绑架等手段,为民营公司、企业和个体经营者讨债十余起,从中勒索或私分钱财达10万元;他们还大肆敲诈他人钱财。1999年年底,赵建林和陈立志不知从何处弄来一辆破212北京吉普车,强行让经营供水设备的个体老板赵某以3万元买下(此车实际不值1万元)。赵怕日后遭报复,只好花了3万元买下。

  2001年5月27日晚,在石家庄市桥西公安分局刑警四中队“重案”会议上,依据线索初步侦查掌握了“振头帮”部分犯罪事实而刚刚赶回中队的刑警们,无不为“振头帮”累累罪行而义愤填膺。素以善于攻坚拼硬而闻名桥西分局的中队长焦新建,听完同志们汇报后,黝黑发亮的额头青筋暴起,他一拍桌子“噌”地站了起来:“此黑不除,天理不容。”说罢,立即驱车赶往分局汇报案情。

  “案情重大,‘振头帮’多存在一天,百姓就受一天苦!”在听完焦队长的汇报后,桥西分局局长刘忠明、政委张金池决定立即召开党委会,研究案情,部署侦查工作,决心摧毁这一特大黑恶势力团伙。

  专案组在经过大量艰苦细致的调查摸底取证的基础上,经请示上级公安机关同意,决定以非法持有罪,快速抓捕赵氏二兄弟。

  6月1日上午,专案组接到线索:常年居无定所、行踪诡秘的赵氏二兄弟今晚要回家过夜,专案组迅速组织警力,在副局长曹文平的带领下,直捣“振头帮”黑窝。

  当晚零时,七辆警车悄无声息地开进振头二街,在一幢红砖绿瓦的豪宅门前停了下来。夜色中,从车上跳下30多名头戴钢盔、身着防弹衣、手持冲锋枪的民警,迅速封锁了各个出口,包围了面前这幢黑森森的二层小楼。

  专案组通过当地派出所民警,敲开赵家黑乎乎的大铁门,还没等正在聚众赌博不可一世的“振头帮’帮主赵建林回过神来,从天而降的民警就将其擒拿归案,当场在其屋内搜出双管猎枪一支、五连发猎枪一支、一支、猎枪霰弹48发、各种管制刀具10把,查获来历不明日本丰田佳美进口轿车一辆。接着,专案组又押解赵建林叫开隔壁赵建波家的门,民警们一拥而进,迅速将正在屋里睡觉的“黑老二”赵建波抓获归案。

  赵氏二兄弟的落网,标志着“振头帮”末日的来临。石家庄市公安局副局长许振霞闻讯十分重视,指示桥西分局加大侦查力度,缉拿全部案犯。分局局长刘忠明、政委张金池亲自赶赴异地案犯羁押场所,听取案件侦破和审讯进展情况,研究指挥案件侦破工作。专案组在分局曹文平副局长的带领下,分为突击审讯组、围堵抓捕组、案卷整理组,同时展开工作。鉴于黑恶势力犯罪的复杂性以及黑恶分子大都受过公安机关的打击处理,反侦查意识强,关系网复杂,有较强的经济后盾,专案组在采取集中食宿、封闭办公、单线汇报等侦查措施的基础上,还使用多种有效手段,全面深入搜集有关犯罪证据,全力侦查追捕有关涉案在逃人员。

  树倒猢狲散。赵氏二兄弟落网后,“振头帮”主要骨干成员陈立志、张晓辉等成了惊弓之鸟,纷纷四处逃窜。专案组对犯罪分子有可能落脚藏身的地方,反复进行排查摸底,通过调查走访、明察暗访、发动群众检举揭发以及使用高科技方式和手段,很快摸清了“振头帮”部分成员的行踪。

  6月2日,专案组根据掌握的线索,设计将正在讨债的“振头帮”主要骨干成员樊宇彤引出,抓获归案。6月3日,专案组又根据线索,将准备出逃的“振头帮”骨干成员王玉芳、张铁军等二人抓获归案,同时缴获小口径手枪一支,子弹60发,砍刀、斧头6把。6月10日,根据樊宇彤等团伙成员的交代,又相继将吴凤聚、郑建红等九名团伙成员抓获归案。6月11日,在专案组强大的政治攻势和穷追猛打下,涉案成员胡玉良、樊志勇二人投案自首。

  两次奔赴异地负责审讯工作富有实践经验的刑警大队副大队长李卫东,大案队指导员陈立兴,侦查员洪春、高新等人,在地处偏僻、条件异常艰苦的重犯关押地,一待就是半个月,克服重重困难,顶住种种压力,与狡猾的犯罪分子拼毅力、拼智谋,斗智斗勇,迫使赵建林、赵建波、樊宇彤等人交代出大量的犯罪事实,为破获此案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老奸巨猾的赵氏二兄弟,避重就轻,拒不交代实质性问题,致使“振头帮”一些重大犯罪事实无法查明和证实,只有尽快抓获赵建林贴身心腹陈立志及其他核心成员,才能进一步揭开“振头帮”更大更深的犯罪内幕。

  陈立志终于浮出水面。7月7日晚7时,焦新建中队长获悉:陈立志与“振头帮”另一骨干成员高晓辉相约并正在猫嫂饭店吃饭。案情就是命令,刚刚执行任务回来正在吃饭的四中队全体民警,扔下饭碗,驱车火速赶往猫嫂饭店。

  晚上8点左右,猫嫂饭店灯火辉煌,生意火爆,餐厅内30多张饭桌坐满了吃饭的客人。

  号称“犯罪克星”的刑警洪春,凭着丰富的抓捕经验和早已刻画在脑海中犯罪分子的形象,敏锐地发现坐在饭厅中间一桌上的四个人中的其中一人符合陈立志的相貌特征,慢慢向其靠近。这时,狡猾的陈立志发现势头不对,站起来想溜走,焦队长一个手势,靠近陈立志身边的洪春迅速上前抓住陈立志一只手腕,眨眼之间就将陈立志的双手铐了起来。其他三名歹徒,也同时被一拥而上的民警擒获。接着,四中队在一修理厂缴获陈立志隐藏在此的两辆来历不明的桑塔纳2000、北京213小车,又从其家中搜出一支五连发双管猎枪。